您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  正文内容

SF设计师天野喜孝:插画创作需要赋予它灵魂

来源:湛江新闻网    时间:2018-07-13




天野喜孝在插画艺术领域的优异表现使他五次获得“星云奖”嘉奖。“星云奖”是每年颁发给该年度中公认的对SF及其相关领域有出众表现或贡献、影响的人物而专门设立的最高奖项。

天野喜孝,日本画家、角色设计师、插画师、书籍设计家,也触及舞台美術和服装设计等领域。凭借纤细妖艳而梦幻的画风在欧美也很有人气,曾在纽约,伦敦,巴黎,里昂,科隆等地举办过个人作品展。

在国内最广为人熟知的是他为著名的电子游戏作品《最终幻想》系列所作的人设、插画,其次是为日本知名的幻想文学作家田中芳树的《亚尔斯兰战记》、《创龙传》所作的插图。他也为『N.Y.SALAD』和『时间飞船』等作品设计过轻松滑稽型的角色。天野喜孝是许多的偶像,大家熟悉的《合金装备》艺术总监新川洋司就深受他的影响,新世纪福音战士的角色设计师貞本義行也公开表示是他的忠实粉丝。

天野喜孝在插画艺术领域的优异表现使他五次获得“星云奖”嘉奖。“星云奖”是每年颁发给该年度中公认的对SF及其相关领域有出众表现或贡献、影响的人物而专门设立的最高奖项。

Chris::您在18岁的时候就进入被称为“强者孵化器”的龙之子,并担当角色设计,是如何做到的?又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离开,自立门户?

天野喜孝:我的老家在以富士山出名的静冈。小学的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搬家到了东京。中学三年级,我去这个朋友家玩,在朋友家聊到漫画包括一些绘画技巧的话题,正好他家附近就是龙之子制作所,有机会可以去参观。当时我就想如果拿着自己的画去拜访的话,可能更有敬意,所以我就带了自己的画去参观。然后也没有多想,就回到了静冈老家。没想到过了一阵之后,龙之子宝鸡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制作所发来了采用通知,说希望我到他们公司去工作,当时我非常惊讶,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幸运。

进入龙之子后,刚开始我的工作并不是角色设计,是执行层面的事物,之后又做了一阵动画导演,因为龙之子制作所非常希望开发自己独创的动画,我才被委以重任,开始做角色设计方面的工作。

当我25岁的时候,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工作内容对我而言逐渐失去了挑战性,所以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工作更适合自己。另一方面,因为我做的是角色设计,角色设计就是把人物画出来之后再交给其他人制作动画,我所画的东西不可能让观众直接看到。然而我希望自己的画能让观众,能让喜欢我的人直接看到,所以我就从公司里独立了出来,想可以更直接地面对自己的爱好者,通过自己的画证明自己的价值。

Chris:您独一无二的画风被欧洲媒体称作为“维也纳分离派”,您是如何创造出这种画风的?又是如何将东西文化融合到自己的创作中?

天野喜孝:我认为角色设计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比如我们要为一个故事创作一个主人公,这就需要对主人公进行描写和设计,因为每个故事都不尽相同,所以每个故事的主人公也不能和其他故事的主人公一模一样,所以必须追求原创性。如果没有原创性的话,这个主人公也不会被人记住,主人公所属的故事也不会被人记住。

其实最开始做人物设计,做插画的时候,我也遇到了找寻原创性,找寻画风的困境。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关注了很多欧洲大师,包括维也纳分离派等。我也是在对很多喜欢的画家进行模仿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自己的风格,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在对欧洲画家进行模仿,产生出自己的风母猪疯可以好吗格之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对日本画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包括以前的源氏物语。好在我的父亲是做日本传统漆器的,这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于是我又重新回过头来看东洋的画。再到后来,我又发觉日本文化的根源在中国,尤其是到了中国之后,发现很多文化似曾相识。特别是我注意到欧洲七世纪左右的风格,服装,这个时候的风格其实和中国也是非常相似的,虽然这些文化的核心跟中国截然不同。

于是就这样,我不断学习西洋,又回过头来看看东洋,逐渐把这两方面的文化融合到了自己的创作之中。

Chris:您经常进行各种跨界创作,但是无论服装绘画影视都有明显的天野喜孝特色,是如何保持稳定的风格识别的?

天野喜孝:画风并不是刻意去保持的,只是我觉得这样画好就继续画下去了,回过头看,自己的画风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当然中间也有人说过天野你应该这么画,但即使照别人说的那样去画,我心里仍然会觉得很多地方不太满意。还是画自己最想画的东西,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心里才会觉得最好。

关于跨界,我认为我的出发点就是画画,之后无论做电影、动漫还是舞台设计,这些都是从画画这儿延伸出来的,所以都会有相似的东西在里面。比如每个画家在作画的时候都会有自己喜欢的脸型,自己喜欢的首饰和服装的风格,包括一些表现手法。所以,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之中体现出来的都是最原始的画的风格,这样就形成了无论我做哪个领域有相似的风格。

Chris:插画家,概念设计师,服装设计师在担任不同的工作时,有刻意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目标么?

天野喜孝:其实各个领域,包括像插画也好,角色设计,电影,服装设计也好,这些不同身份的原点还是画画,这些工作不过是再四肢抽搐,眼球翻白,这是患上了什么疾病?往前一步将我脑子里边形成的概念或者印象通过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画画的时候是画在纸上,如果拍成一部影像作品的话,首先还是要画在纸上,接下来的工作再将其影像化。它们的本源都是把自己脑子里的概念通过画表现出来,只是手段不一样,表现出来的形式也不一样而已。

另外一点算是一个小小的建议,我认为认清自己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我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位作画的人。无论做哪个领域,做电影服装也好,做其他的设计也好,我画完画交给其他领域的专家让他们做下一步的工作就好了。如果我过于涉足其他领域的话,这就脱离了我画家的本源身份,这样就会使自己逐渐迷失,进入不了新的领域,同时又失去了自己的根。

Chris:您平时创作的状态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创作习惯?

天野喜孝:目前我的创作室有三处,有两处在东京,还有一处在巴黎。在东京的这两处,一处相对来说空间比较大,我在这创作比较大型的作品,在这个比较大的画室我请了两位学生兼职帮忙,主要涂色或者搬运一些东西。另外一个相对小一些的画室,同时兼作办公室,但是我很少处理这种事务性的工作,一般由我的经纪人进行处理,我只在这个画室里创作小型的作品。另外,在巴黎也有一个相对比较小的画室,每次我去巴黎都会待两三天,在那儿逛一逛美术馆,或者出去画一些素描,是为了进行充电准备的地方。

Chris:未来有计划在中国办个展吗?

天野喜孝:非常希望能在中国办个展,还没有在北京办过个展呢。无论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包括游戏的角色设计,出画集,进行原画的个展,这些都是与画迷互动的方式。但原画展可以更直接地交流,让画迷更深刻体会到原画的魅南通儿童癫痫病好治吗力所在。

我另外一个兴趣是画水墨画。用墨来画画,中国是最本源的地方,中国的水墨画是最正宗的,所以我在中国办画展也会放自己的水墨画。虽然对此我也很紧张,但是希望中国的画迷也能看一看日本的水墨画是什么样的,互相激发新的灵感。不光用墨画画,同时我还会把水墨画制作成影像,这也是一个新的尝试,非常期待与中国的艺术家、同行们进行交流。

专访有感

时刻保持初学者的心态,做回最初的自己

5月29日天气晴朗,一大早就赶来天野喜孝老师下榻的酒店为早晨的专访做准备;从接机到活动期间一直都与天野老师保持交流和互动,但当正式采访来临时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激动和小确幸。

1个小时的采访中,天野老师时刻保持认真的状态接受每一个问题的访问,时而紧锁眉头时而低头深思,很少看到老师脸上的笑容;直到请老师为我们现场作画时,天野老师的眼睛里才流露出一丝真实的愉悦感,脸上也情不自禁的多了一些笑容;可能这就是“工作”与“爱好”最真实的区别吧;天野老师身上并没有外界给予他“天神”称呼的架子,反而多了些谦逊和朴素;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公众人物或者艺术家,反而更愿意将自己形容为画画的人。

最后天野送了这样一段话给喜欢他的年轻艺术家及粉丝:

我经常在中国各处探访,比如上海,西安。在上海就会去老的弄堂里看,我的脑海里就会产生出上海女生是什么形象,我现在就在画上海女孩;去西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真正古老中国的印象,又是丝绸之路的起源地结合异域风情的文化,便会产生创作的新灵感;所以中国年轻的画师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用你们的听觉视觉触觉体会不同的美,再结合新的元素便可创作出属于自己的新作品。

© xinwen.mwrjq.com  湛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