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内容

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04章 想听解释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湛江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时媛刚想上去拉架,就被推到了一边,白舒仪也很生气,抬脚一踹踢在林飞的腿上,瞬间大家都愣住了。

    “我不管因为什么事情,等正事结束在解决,刚才的一幕我不想在看见了。”

    白舒仪第一次这样和他们说话,他也没想到林飞会给自己惹事。

    林飞也很生气,甩开顾经理站到一边,白舒仪这一脚让林飞懵了,他没想到白舒仪会就这样踹了他一脚,这件事情他本来就没有错。

    “你还不服气是不是,回来我想听你的解释。”

    白舒仪看见林飞的态度,转过去跟他说道,这也是再和说给张经理听,这件事情两个人必须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完白舒仪又转身离开了。

    白舒仪处理完林飞和张经理的事儿之后,就转身走出了她的办公室,向着会议室走去,边走的时候,她就在想刚才对林飞是不是有些过分,可是她转念又一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供应商的事情。

    于是她大步走向会议室里。

    会议室里,方总等人已经等了很久,白舒仪刚才就不表态,现在干脆连人都不见了,他们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这时见白舒仪推门进来,就赶紧走上去,准备商谈此次的合作。

    白舒仪看着笑着走过来的方总,心中已经想好了对策。

    “白总忙完了吗?这回有时间我们好好谈谈我们合作的事儿吧。”

    白舒仪笑了一下,说道“好啊,咱们坐下谈。”

    说完,就示意方总坐下,然后自己先坐在了椅子上。

    双方坐下之后,方总赶紧开口说道“白总,我们之前做的确实不对,我也愿意为了之前犯下的错误付出一定的代价,你看看,咱们上次的事儿是不是能暂时放一边呢。”

    “方总可知道给我们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害吗?”

    今天无论合同是否谈成,都不能给他们任何空子钻进去。

    “那不知道白总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他们心里也清楚,这癫痫病到底能治好吗?件事情上只能顺着公司,所以他们打算让白舒仪先提条件。

    “方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方总愿不愿接受。”

    方总想了一下对着白舒仪说道“白总不妨先说说看。”

    白舒仪早就知道方总会这么说,笑了笑,点头说道“这个事情好说,我只有一个条件。”

    方总听了白舒仪说的话,开心的说道“只要白总能够不再计较之前的事儿,那条件白总尽管提。”

    白舒仪听了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之前的事情我们可以就当没发生过,只不过我的条件对方总公司的牺牲可能就有些大了。”

    方总一听,想了想,也许是有转机的,于是对白舒仪说道“白总不妨先说来听听,我们可以再做协商嘛。”

    白舒仪这才开口说道“我的条件就是贵公司能够免费给我们提供钢材,一直到我们公司和马来西亚那边公司的项目工程结束,不知道方总能不能答应。”

    白舒仪的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方总听了一下白舒仪说的话,当然也不同意,生意场上,哪里有白给的道理,赶紧说道说道

    “白总也是个明白人,贵公司现在和马来西亚那边公司合作的项目,少说也要两三年才能完工,要让我们两三年内免费为贵公司提供钢材,需要很大一笔支出,这个条件我可能接受不了。”

    白舒仪早就知道方总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早就想好了应对的话,然后接着说道

    “我也知道这个条件会让方总丢掉很多利润,可是我们和贵公司合作了这么久,我们也知道贵公司的做事风格,也正是因为我们相信贵公司,才会和贵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合作的关系。”

    白舒仪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看方总,接着说道

    “可是,之前贵公司受人所托,给我们提供了劣质的钢材,发生了事故,给我们公司在市场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想来方总也是清楚的,这给我们公司带来的经济损失也不小啊。”

    方总这才认真的思考了起来,白舒仪说的话也很对,上次那件事情确实给公司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想了一会儿,方总开口说道

 &n癫痫病治疗的费用bsp;  “既然白总这么说了,那我们也肯定要拿出我们的诚意才对,可是连续三年免费为贵公司提供钢材,我们真的没办法答应,最多一年,这一年内,我们可以保证给贵公司提供质量最好的钢材,而且可以免费提供,白总,您看怎么样?”

    白舒仪见自己的要求,对方还是不同意,也没办法了,只好掏出最后的底牌。

    白舒仪开口跟方总说道

    “既然方总对于这件事情这么没有诚意,那我也没办法了,我们公司现在还和别的钢材公司有联系,如果方总不能够同意我们公司提出的条件的话,那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我们公司也只能去找别的公司签订合同了。”

    白舒仪站起身,走过来继续说道“方总,我们公司的诉讼程序还在走,如果方总不能够答应我的条件,那我们就只好不撤诉,继续寻求法律上的帮助,通过法律来向贵公司讨回公道了。”

    白舒仪说这话的时候,将手慢慢的放在了方总的肩膀上,她说完这句话,明显感觉到方总整个人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方总说道“白总这就太难为人了吧,要知道连续三年免费给贵公司提供钢材,我们公司要付出很大的一笔财产的。”

    方总很着急的说道,他心想,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让白舒仪的计划得逞。

    白舒仪这时绕着方总转了一圈,开口说道

    “方总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你仔细算算,我们公司上诉的时候,要求你们公司赔偿的款项可是要比你们公司连续三年给我们提供钢材的钱要多上不少,至于方总怎么决定,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希望方总能够自己想明白。”

    说完,白舒仪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靠着座椅,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她知道,她这么一说,方总一定会同意她的要求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方总一看白舒仪不再理自己了,开始把自己的人叫到一起,开始讨论起这个事情来。

    “你们觉得白舒仪的要求我们能同意吗?”

    其他的人也都听到了白舒仪提的要求,当时没说什么,现在听到方总问他们,自然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我觉得如果同意了白舒仪的要求,那我们就要连续三年给他们免费提供钢材,这样的话,公司去哪里才能得到利润呢。”

  &nb癫痫病服什么药sp;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白舒仪刚才也说了,如果不同意他的要求,我们公司不仅要赔偿巨额的赔偿款,而且以后和公司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了。”

    “嗯嗯,我们倒不如答应了白舒仪的要求,这样,我们虽然要损失一些利益,可是毕竟还是要比赔偿巨额赔偿款好得多,而且这样的话,我们还能够继续跟公司合作,以后的利润自然不会太少。”

    众人的说法大多也就分为这两方面,一方面说服方总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坚决不能同意白舒仪的条件,而另一方面就是劝方总能够同意白舒仪的条件,这样也能继续跟公司合作。

    方总本来就心烦得很,现在听完了他们的说法之后,就更加头疼起来。

    方总不想再多听他们说什么了,他想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儿,自己静静的思考一下。

    白舒仪自然也听到了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可是她现在就要表现得高冷一些,不能慌,更不能给他们自己能够妥协的样子。

    白舒仪觉得他们讨论的差不多,是时候再加一把火。

    “我提醒各位一句,现如今贵公司有诚信方面的问题,估计也就我们公司敢继续和贵公司合作了,如果今天谈成了,以后咱们就接着合作,如果不成我们也要选择别的公司了。”

    白舒仪看了看他们的表情,很满意,这是他想看到的表情,现在就要看他们怎么抉择了。

    方总想了一会儿,还是站起身,慢慢的向着白舒仪走了过来,站了一会儿,开口说道“白总,我希望我们能够再谈谈。”

    白舒仪听到后,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向方总,眼神中充满了坚决。

    白舒仪坐直了身子,说道“不知道方总还想怎么谈呢?”

    方总想了一下,说道“我们知道因为之前那件事儿,给贵公司带来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确实应该做出补偿,刚才我们也讨论了下,我们可以免费给贵公司提供两年的钢材,您看这样怎么样?”

    白舒仪一听到方总开口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同意了自己的要求,可是他也不慌不忙,慢慢说道“如果这就是方总讨论的结果,那我觉得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完这句话,林飞就装作要起身走的样子,这可把方总给着急的不行,连忙叫住白舒仪“白总别急,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嘛。”
武汉治癫痫比较专业的医院>     “如果再商量还是这个结果,那我们就真的没有必要继续商量了。”

    白舒仪看着方总没有说话,看来他是在思量,于是白舒仪又淡淡的说道

    “我刚才都跟方总说过了,相比于赔偿款来讲,三年的钢材价格根本不值一提,我一直都以为方总是个明白人,可是没想到,方总却还是做出了这个打算,既然这样的话,那方总就先回去吧,安静的等着法院的通知书吧。”

    方总实在是受不了了,开口叫道“好,我同意白总的条件。”

    林飞一听,成了,转过身,笑着看向方总,同时伸出了一只手,开口说道“那就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咯。”

    方总看着变脸如此快的白舒仪,心中还是不免暗骂了一句,终究还是着了这女人的道了。

    方总也伸出了手,两个人象征性的握了握手,标志着这个合作圆满成功。

    “合同的事情谈完了,不如方总就下来吃个便饭,我们公司做东。”

    白舒仪只是跟他客气而已,他知道他们是不会留下来的。

    果然方总板着脸说道“不必了,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就留了,只希望贵公司以后能继续跟我们公司合作。”

    方总说完就离开了,这一次他们在公司吃了一个大亏,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林飞看着远走的一行人,松了口气,这群人还真是难应付,今天要不是林飞跟张经理吵起来了,怎么可能他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呢。

    一想到这里白舒仪才想起来他的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大佛等着他能去处理呢,于是赶紧向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白舒仪也很是纳闷,这两个人怎么就杠上了呢,虽说张经理平时里是蛮伶牙俐齿的,但是今天这完全就是咬住了林飞,不放人啊。

    感觉他们两个像是有深仇大恨的人一样,林飞学历是不高,但至少他现在能走到这一步是靠自己的努力挣钱来的啊。

    这些完全就是让白舒仪想不通,为啥会这样呢!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mwrjq.com  湛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