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排行 >  正文内容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四千九百六十一章 死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湛江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那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你当我傻啊?”司徒清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着自己的助手如此开口道。

    “这……确实是老爷给我打的电话,老爷还说打你的电话打不通,才打到我这里让我跟你说一声的。”助手再次解释道。

    听到助手的话,司徒清再次皱了皱眉头,随后便将自己的手机给从兜里掏了出来,司徒清这才发现上面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全是自己的父亲司徒墨打过来的。

    因为刚才司徒清玩得太嗨,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自己的手机竟然响过好几次。

    司徒清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拨打了自己父亲的电话号码,司徒清还是不愿意接受家里人不让自己回家的这个消息,司徒清觉得这实在是太荒唐了,难道自己还能被人撵出来不成?

    没过多久,电话便被人接通了,司徒清直接对着手机开口道:“爸,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不让我回家?”

    “回家?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电话那头的司徒墨一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便是一阵来气,要是自己的这个蠢货儿子争点气,现在司徒家的领头羊能是自己的侄子司徒南风?

    患上癫痫病十年了,那么吃药对孩子有影响吗?司徒墨也不是瞎眼的人,现在司徒墨看得很清楚,司徒家完全是将司徒南风当成下一任接班人来培养的,也就是说自己的那个儿子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接自己的班了,这怎么可能让司徒墨不感觉到生气?

    司徒清自然是感受到了自己父亲话语中的愤怒,这让司徒清也更加疑惑了起来,以前没事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可不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司徒清想了想随后便对着司徒墨询问道。

    “是不是司徒南风司徒佳瑶那两兄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了?他们还想要针对我么?”

    “哼!要是听到司徒南风能够针对你,我恐怕做梦都要笑醒,可惜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你已经没有在他眼里的懂吗?”司徒墨暗自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对着自己的儿子开口道。

    “爸!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在帮助司徒南风打击自己的儿子?”司徒清也听不得自己父亲的这句话,皱着眉头开口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今天所有司徒家的人都到了,就你一个人在外面跟那些不学无术的人鬼混,就你这样还想让司徒南风瞧得起你?你对他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啊。”司徒墨颇为痛心疾首的开口道。

    司徒墨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大侄子就能够如此的优秀,而自己的儿子却成这嘉兴哪些医院治癫痫个样子?

    不都是司徒家的基因吗?难道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不成?

    “什么意思?今天有内部会议吗?我怎么不知道?”司徒清也听明白了自己父亲的话,这让司徒清感觉到疑惑不已。

    “你要是知道,我也就不会那么操心了。”司徒墨继续开口道。

    “你整天的精力都放在你的那群狐朋狗友身上,哪里有关注过半点有关于家里的事情?”

    “这……有事情你也要提前通知我一声啊,都不给我通一口气儿,我哪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司徒清抱怨道。

    “你还怪我了?”电话那头的司徒墨一听自己儿子的这个语气,瞬间便气不打一处来。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通知我的话我就回去了啊,我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接到。”司徒清继续开口道,倒是不害怕自己的父亲生气。

    “哼!我倒是想要通知你,可惜这个会议并不是我组织起来的,我拿什么通知你?我也是才知道。”司徒墨冷哼了一声开口道。

    “不是你组织起来的?那还能有谁?难道家里除了父亲你还能有别人有这个资格组织内部会议?”司徒清反问道,他觉得自己河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的父亲这是在忽悠他。

    “老爷子,他有资格吗?”司徒墨开口道。

    “老……呃?老爷子?老爷子平时不是就只在他那个院子里不出来的吗?他组织家族会议干什么?”司徒清不由得愣了愣,他都险些忘记自己家还有个老爷子的存在了。

    “你还真是玩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啊,也难怪不让你回家了,你这样子还是不回家的好。”司徒墨叹了一口气开口道,看得出来司徒墨对自己的儿子确实失望透顶。

    “爸,就算我没有回去,你也不用这么惩罚我吧?毕竟那是老爷子提出来的会议,你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不知道这也是情有可原不是?你这样搞出去多闹笑话?”司徒清郁闷道。

    “你以为是我不让你回家啊?是老爷子不让你回去。”司徒墨不由得更加气愤了,自己家的这个蠢货儿子到现在竟然都还没有搞明白状况,这让司徒墨想不生气都难。

    “这……”司徒清不由得愣了愣。

    “爷爷?他……他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啊?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就因为我没有及时赶回去?”

    “不是因为这个。”司徒墨回答凑。

    “那河南襄城县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还能因为什么?”司徒清继续询问道。

    “你知道今天这次的会议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组织的吗?”司徒墨想了想,随后便对着司徒清询问道。

    “我哪知道?难道是老爷子想要立遗嘱了?”司徒清想到这个可能性,心里还不由得一阵的兴奋。

    “混蛋!你信不信你这辈子都别回到家里?”司徒墨听到自己儿子到现在还在开玩笑,顿时大怒。

    司徒清也被自己的父亲这句话给吓了一跳,赶紧对着司徒墨开口道:“爸你别生气,我就只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还能因为什么?你记得张成吗?”司徒墨冷哼了一声继续开口道。

    “张成?”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司徒清先是愣了愣,很快司徒清便回想到了什么。

    “你说的是……魔都的那个张成?”

    “还能有哪个张成?”司徒墨反问道。

    “他……他不是死了吗?爸你提他干什么?”司徒清疑惑的对着手机询问道。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mwrjq.com  湛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